已经是夜里0︰30分了,A市的玉山公园的树林里还有一对恋人在小声谈话,突然从那个男的手机包里传来对讲机的声音︰“三号,三号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 那个男的赶快从里边拿出一个警用对讲机,对着它说︰“收到。队长,请指示。”

    “三号,今天就到这里,收队,要不要我们等你?”

    “不用了,我送静华回家,今天还是没有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 “那伙人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一点情况也没有。好了,我们先走了,你小子可别假公济私啊!”

    对讲机的声音断了,显然被称作队长的人把它关了。

    原来这是A市公安局搞的一次行动,由于近几个月来A市情侣们最爱来的玉山公园经常发生刑事案件,从作案手法上来看,好像是一伙人所为,A市市领导下令让公安局尽快破案,A市公安局便让几对警察化装成情侣引案犯上钩,由刑警队长带着一部分警员在公园中间埋伏,而化装的几对警察分散在各个角落,由对讲机联系,一有情况便可形成合围之势。

    在公园西北角作诱而的这一对男的叫钱政,女的叫张静华,他们在这已经呆了五天了,但一直没有什么情况发生,人不由得有一些松懈了。

    “静华,收队了,我送你回家吧!”钱政关掉对讲机,对已经站起来的张静华说。

    “好的。”在警队里张静华算是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,她今年23岁,从警校毕业已经两年了,一直在玉山区派出所搞户藉工作。钱政本来也在玉山区派出所工作,后来由于工作出色,被调到刑警队当侦察员。他一直在追张静华,这是全刑警队都知道的事,这一次有任务,刑警队长就特地让他和就住在玉山公园不远的张静华搭档,也是给他创造机会。

    两个人沿着公园的小路往山下走,边走边说话,由于张静华今天对钱政的追求有一些反应,钱政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危险。

    突然,两个人的身边的草丛一晃,有四个人从中分别扑向两个人。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每个人的脖子上就被架了一把刀。

    “别动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警告着他俩,两个人身上的包被人拿走了,钱政稍微挣扎了一下,脖子上就被划了一个口子,他再也不敢动了。

    “有枪,我说他俩是警察吧?还有对讲机,幸亏是关着的。”

    听到这,钱政暗怪自己太大意,如果对讲机开着,说不定会有同事听到这的情况可以来救,现在这一条路显然是断了。

    “警察,警察怎么了?今天我就要玩玩警察。这个女的长的不错嘛,今天我们也尝尝女警察。”

    钱政的心里暗暗叫苦,斜眼看了一下张静华,她已经吓得花容失色,浑身颤抖了。

    一个人从他们的身后转过来,钱政一看此人大概有三十五岁左右,1.78米左右的身材,脸上有一道疤,月光下显得阴森可怖。

    “把他俩的衣服脱了,带他们走!”那个人说话非常干脆。

    由于是七月底,张静华今天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长裙,一个人从她的身后走过来,用力一拉,衬衣的扣子便都被崩废了,露出了她里边穿的黑色胸罩。张静华本能地反抗了一下,毕竟她还没有在男人面前这个样子过,身后拿刀的人马上把刀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,凶狠地说︰“别动!”

    张静华只觉得脸上一凉,吓得她不敢再动,只是用余光寻找钱政,希望他能救自己,可是她发现钱政已经被反绑,身上被脱得就剩一条内裤了。

    张静华的双手被拉向身后,衬衣被脱了下来,紧接着觉得腰间一松,裙带被弄断,长裙顺势掉了下来,张静华想用手护住自己的身体,却被人紧紧地拉在后面,一动也不能动,只好把双腿夹紧,上身尽力向前弯曲。

    站在前面的那个像头目一样的人走过来用手指把她的下巴抬起来,淫亵地笑着说︰“女警察没有什么不一样嘛,还不是两个奶子一个洞?是不是被干的时候不一样,待会就知道了。”一边说,一边用左手把她的胸罩揭开,让她的两个乳房暴露在空气中。张静华极力地想把手抽出来,但一点用也没有,只有流着盛?受罪犯的羞辱。

    另一个罪犯没有费多大劲,就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张静华的内裤给剥了下来,让她全身赤裸的站在四个罪犯的面前。

    “把他俩拷在一块。”那个像头目一样的罪犯的每一个命令都让张静华恐惧不已,她睁开眼,看到只在脚上还穿有鞋的钱政已经被推到她的身边。

    钱政虽然早就幻想过张静华裸体的样子,但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却是让他做梦也想不到的。张静华的皮肤非常细嫩,胸部丰满坚挺,由于还是处女,乳头还是粉红色的,小腹微微鼓起,下边是面积不大却非常茂密的阴毛整齐地延伸到两腿之间,双腿匀称。虽然眼前春色如画,但钱政却没有一点欲望。

    四个歹徒把他俩放在包里的手铐拿出来,让张静华站在前,钱政站在后,把钱政的双手从张静华身侧穿到前边铐住,又把张静华的双手反铐在钱政的身后。

    (下)

    四个黈{把他们的嘴堵住,让他们往山上走。由于张静华的手是向后铐的,钱政不得不把身体向前紧靠,不使她的胳膊太难受。但这样就使两个人的身体过于接近,迈不开步子,另外还使钱政的下体紧紧地贴到张静华的臀部,随着两个人的行动,不断地摩擦着。这样的刺激对钱政来说实在是太强烈了,不一会的工夫他竟然有了反应。

    张静华能感觉到钱政身体发生的变化,但每当她想把两个人身体的距离拉德远一些的时候,胳膊就非常难受,使她又不得不将钱政的身体向前带,每到上台阶的时候,钱政那高涨的肉棒正好进到她的两腿之间。

    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一公里,来到了一个草木比较茂盛的地方,那四个人突然把他们的眼楮给